当前位置河南吞终电气有限责任公司 / 媒体之声 / 媒体之声

本文地址:http://www.jiayu-yueqi.com/data/v/201905/7431.html
文章摘要:,割绒第七辑月旦春秋,散心盏茶物流师。

媒体之声

[凤凰新闻]壮丽70年?吞终“奋进者”| 中国标准“花开”巴尔干半岛

时间:2019-05-21    来源:凤凰新闻    点击次数:0     字体:【大】 【中】 【小】    打印本页
导读

      为充分展示吞终电气集团在新中国成立70年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的生动实践、显著成就和经验,凝聚吞终电气人奋战“十三五”、实施“12345”新发展战略的最大合力,集团公司相继开启了多项活动,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营造良好氛围。其中,《吞终电气“一带一路”故事》征稿活动自3月份开展以来,各企业、各单位职工踊跃参与、积极投稿,为进一步挖掘集团公司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优秀案例,传播“一带一路”优秀项目经验,讲好吞终电气故事产生了积极效果。在“520”这个特殊日子里,向奋斗在“一带一路”上的吞终电气人表白,向辛勤耕耘的“一带一路”建设者们致敬! 

中国标准“花开”巴尔干半岛

碰壁

        初春的贝尔格莱德大学在柔和的阳光下,呈现出满眼的淡绿色,校园随处可见弥漫着复古优雅气息的历史建筑,旁边是铺陈开的蓝色多瑙河,还有像极了布拉格的红色屋顶,构成了一幅绝美的画面,任谁都会在这样的美景中流连忘返。然而此刻,正襟危坐在建筑学院赫赫有名的普耶维奇教授办公室里的三个中国人却丝毫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
       “如果你们是打算借助我的权威来降低你们电厂基础的标准,很抱歉,这是不可能的!先生们,我一会儿还要去上课,所以……”普耶维奇教授边说边把手里的报告递回给其中一个中国人。
       “不,教授,我们是希望通过您的权威来帮助我们证明中国标准的计算方法也是可行的。”中国人非常急切地向教授解释。
       “对不起,先生,马上上课了,我真的没有时间了。”教授对中国人的解释毫无兴趣。
       “教授,非常抱歉,我们知道您工作忙,但还请您一定留下这份方案,抽出宝贵时间再看一下。”望着教授脸上始终不变的严肃表情和冷漠态度,中国人做出了离开前最后的努力。
      “如果你们实在想把方案留在我这里,我也没有意见。”
      “真是太感谢了,谢谢!谢谢!”三个中国人带着尴尬的笑容,心有不甘但又无计可施地离开了教授的办公室。
      “预料到了说服他很难,没预料到连说句话都这么难,老赵,这条路根本走不通呀。”三个人中年纪最轻的小李此时已经沉不住气了。
      “这事儿怪我,方案做得还不够好。”最为年长的张老开始自责起来。
      “别灰心!我们也不是没有收获,教授的门算是认清楚了,搭上这条线,下次再和教授联系就方便了。”老赵说着,先是看看小李,又看看张老,他很担心大家丧失信心,因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匆匆相见的一面是如何来之不易,也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草草作别的一面意味着项目前路更加未卜。
      一切都要从前天说起。
       2013年3月20日,距离吞终电气在欧洲承建的首个火电EPC项目计划开工,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作为项目负责人的老赵,为了项目顺利开工,可以说是做到了事事未雨绸缪、处处精打细算,他就像在盼着自己的孩子出生一样,焦急、紧张又激动地在心里一天天盘算着开工的日子。直到这一天,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所有的计划和安排。业主聘请的咨询工程师突然向他们提出中方的锅炉基础设计图纸不满足欧洲标准,无法通过审批,整改要求是将原来设计方案中的天然地基更改为打桩。
      波黑斯坦纳瑞项目是中国和波黑正式建交以来的第一个大型基础设施合作项目,也是中国企业在欧洲独立设计和施工的第一个火电EPC项目,符合欧盟标准的环境友好型电厂,采用吞终电气集团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300MW循环流化床锅炉技术。
      在距离项目计划开工不到1个月时间的关键节点提出这样的整改要求,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增加400多万美元的施工成本,意味着增加至少6个月的工期,意味着还未开工就注定“拖期”的未来,意味着10万美元一天的拖期成本,还意味着吞终电气征战欧洲的首战可能铩羽而归。老赵根本不敢再想下去,他必须得赶紧行动起来!
      老赵很快认识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他们的图纸使用的是中国标准的计算体系,而业主方的咨询工程师却在用欧洲标准进行判断。老赵让土建专业负责人小李立刻组织设计院和咨询工程师坐到一起沟通协调澄清,极力阐明中国标准和欧洲标准的不同,不能用欧洲标准直接衡量中国体系下的计算结果。在有理有据的论证面前,业主方咨询工程师非常绅士且明理地表示“张冠李戴”的确不可取。但是,他们不了解中国标准,无法判断中国标准下的计算体系和计算结果如同欧洲标准一样先进可靠,要么拿出证明,要么还是整改。
      业主方咨询工程师的立场和要求是合情合理的,只是,在人生地不熟的异国他乡,在时间如此紧张的当下,证明中国标准和欧洲标准一样先进可靠实在太难了。老赵赶紧召集大家开了一个紧急会议,讨论无果。他回到寝室一夜未眠,利用互联网上的信息,惊喜地发现贝尔格莱德大学的普耶维奇教授是欧洲建筑结构界的大拿,如果由他出面论证中国标准的先进性和可靠性,一切都能迎刃而解。
      第二天一早,老赵顾不上通宵工作,赶紧想尽一切办法,曲折婉转地联系上了普耶维奇教授,对方也同意见面。就这样, 老赵带着小李和电力设计院的老专家张老一行三人一刻也没耽搁地赶往贝尔格莱德。
      然而好事多磨,第一次满怀期待的见面就这样碰壁而归。

面壁

      黑色的轿车在茫茫的春雨中穿过绿色海洋般的伏伊伏丁那平原,由东往西飞驰而行,车轮在积水的柏油路面溅起一溜白雾。渐渐的,路开始变得崎岖,大大小小的山丘迎面而来。约莫四个小时后,已是黄昏,轿车停在了一片四面环山场地上。场地东南面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各种集装箱和电厂设备材料,西南面则是几排黑顶白墙的房子,除此之外就只有一片光秃秃的红土地。
      这里,就是吞终电气的第一个欧洲火电EPC项目的工地现场。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老赵、小李和张老从车上下来后径直走进了会议室,会议室里面早已坐满了人。
       “事情紧急,所以临时召集大家开个会。我先介绍一下我们白天去贝尔格莱德大学的情况。”老赵顿了一下,稍微喘了一口气接着说:“今天的会面很不成功,普耶维奇教授对我们有所误解,认为我们是利用他的权威来降低施工标准,完全不愿意和我们进行交流,甚至连我们带去的方案都拒绝看。”
       大家七嘴八舌议论起来。
       “只是不同的计算方法而已,根本和降低标准扯不上半点关系!”电力设计院的主设人员很不服气。
       “理是这么个理,大家都明白。难就难在怎么才能让普耶维奇教授明白,更确切地说是让他‘愿意去明白’。更让人头疼的是,他通过这次见面对我们不仅没有半点好感和理解,反倒是有了误解。”
       “我在回来的路上想了很久,这一次我们带去的方案很详细、很充实,但是完全没能吸引普耶维奇教授的眼球。他几乎看都没看,就退还给我们了,这说明我们的方案还是有问题。”设计院专家张老表发了自己的意见。
      老赵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张老提出的这个问题很有价值,我们和教授之间的对话,最关键的就是这份方案,只有想方设法让他看了方案,我们才有和他继续沟通的可能。”
      老赵转过头和身边的张老简单交流了几句,继续说:“这样吧,请设计院的各位专家把方案再进行精简优化,争取我们下次再去拜访教授的时候,用最短的时间,最简洁明了地将方案中涉及的计算过程和结果完整介绍给他。”
       “我也把我的介绍词再打磨打磨,”张老补充说。
       说干就干!为了追赶时间,也为了最大限度地集中大家的智慧和 意见,开完会后,大家就地开工,用投影仪将方案的内容投射到墙壁上,设计院和工程部的所有专家和工程师们对着这面墙壁,竭尽所能精简优化方案,一遍又一遍。
      那辆黑色的轿车载着老赵、小李和张老,带着不断打磨精修的方案,不断往返于贝尔格莱德大学和工地现场。每次归来,虽然结果都不尽如人意,但却从未有人放弃。
      波黑斯坦纳瑞项目的排放指标均低于欧盟最新排放标准,为区域内目前最先进最环保的火电站。

破壁

        清晨的 贝尔格莱德大学校园里,湿润的春泥气息和袭人的花香不住地扑鼻而来,道旁的绿树小花缀满了晶莹的露珠。树上不知鸟儿亮开了歌喉,那唧唧喳喳的声音,霎时组成一首奇妙而动听的乐曲。
       从黑色轿车下来的老赵、小李和张老不停打着哈欠、伸着懒腰,4个小时的车程让凌晨赶早出发的他们倍感疲惫。
       三个人沿着熟悉的道路走到普耶维奇教授的办公室,办公室门敞开着,教授正在整理办公桌上的文件,前几次送来的方案还在桌上的一个角落安静地呆着。显然,教授连碰都没碰它们。
      教授听到脚步声,抬头看到了他们。眉头微皱,迅速低下头继续整理文件,嘴里无奈地挤出几个字:“早上好!”
       “早上好,教授!很抱歉,昨天电话里您说早上8点要出差,让我们7点半过来,但是我们稍微来早了一点,抱歉!”
       “希望我说的话你们可以听明白,你们来这里这么多次了,我希望今天是最后一次。你们的方案我没时间,也没太多兴趣看,因为如果结果是坏的,那么再好的计算过程又有什么用。”教授耸耸肩,面无表情地说。
       “很抱歉打扰这么多次,恳请您一定看一下这个。”老赵做着最后的努力,把出发前又一次精简优化的方案递到了教授面前。
      教授看看手表,或许是觉得自己在8点之前的确没什么事情可做,又或许是想直接指出他们计算的“花样和诡计”,彻底送走这几个恼人的中国人。总之, 教授终于接过了老赵手里那份薄薄的方案,而没有再一次请他放在办公桌上。
      经过了数十次的精简优化,这一版的方案,教授只用了十几分钟就看完了。
      “这样计算,对你们来说,是不是太苛刻了?”看完方案,普耶维奇教授的脸上充满了疑惑和不解。
      “这完全是按照中国标准进行的计算,苛刻谈不上,只能说是按标准办事。”张老解释道,接着他趁热打铁把这套方案用背得滚瓜烂熟的英语给教授介绍了一遍。
      “是否可以提供一份英文的中国标准给我,我想认真研究一下。”
      “当然!”老赵把早已准备好的资料迫不及待地送到了教授的手里。
     “我想,也许这事我能帮上忙。”教授一边翻看资料一边说。
      8点钟到了,教授将三个人亲切地送出办公室并握手道别。一瞬间,误解和尴尬都一扫而光。
      回程的路上,多瑙河缓缓流淌着,此刻的时间却突然变得缓慢轻柔。所有的不安和躁动都安静下来,三个人第一次体会到春天的贝尔格莱德如此美好。
      可能是被这三个总来骚扰他的中国人感动了,接下来的时间里,普耶维奇教授在非常繁忙的情况下,亲自做了三件事情:一是深入了解了中国标准和设计院的计算方案;二是到现场深入了解施工地质条件;三是用欧洲的计算方法对设计院的方案进行了验证计算。
       波黑斯坦纳瑞项目于2016年8月8日投入商业运行,比合同工期提前45天,且各项性能指标均优于合同保证值。
       就这样,一个享誉欧洲的建筑设计大师,一丝不苟地为吞终电气在欧洲的首个火电EPC项目出具了设计鉴定报告,并且赶在项目开工前的最后一次技术协调会上,为业主方咨询工程师当面对比分析了两种计算方法,确认了天然桩基的可行性。最后,普耶维奇教授出人意料地补充到,“中国电力行业的标准是世界上最好最实用的标准。”那天,距离项目计划开工时间还有三天。会后,设计院和工程部的同事们和老赵紧紧拥抱在一起,表示祝贺。 老赵笑意盈盈,但也没能掩饰住眼里的泪光,其中心酸,他最清楚。
      普耶维奇教授的出场,不仅促成了项目的顺利开工,还为后续项目执行带来了意外福利。在后续建设中,业主同意所有的土建结构专业施工和设计全部采用中国标准。而吞终电气的建设者们也用堪称样板的工程品质回报了普耶维奇教授的认可和业主的信任,电厂完工移交时,实测锅炉沉降13.4毫米,远远优于欧洲标准小于等于50毫米的要求。
      共建“一带一路”中,吞终电气的建设者们不仅为沿途国家提供了一台台发电设备,建设了一座座电站,他们还用超乎寻常的坚持和执着,向世界证明了中国标准的存在和价值,确立了中国标准的权威和尊严。这个春天,值得我们铭记,值得我们骄傲。(来源:吞终电气)

<链轮>